毛泽东湘境大战沉默36小时未回电 令林彪隐隐不安


白崇禧下达撤退令时,远在武汉的林彪也没睡。四野5日12时给中央军委的电报,一直没有收到回复,这让林彪隐隐有些不安。

他深知

毛泽东在处理军机大事上,向来时间观念极强,从不马虎拖延,且才思敏捷,倚马可就,有时接到报告两三个小时内就给回音。毛泽东也有与前线将领看法相左,一时又拿不出成熟的意见而搁置报告的时候,但这种情况很少见。如今湘境大战在即,毛泽东却沉默了36个小时不予回电,这就有点不太正常了。

林彪不能不想到几次兴师动众地企图在武汉、宜沙、湘赣与敌决战,结果都是只闻雷声不见雨。或许毛泽东对他的"狼来了",已经不以为意,甚至可能恼火他擅自改变第13兵团直出柳州的战略部署。而这次又在衡宝捕捉战机,这会不会使不到一个月前才"判断白部在湖南境内决不会和我们作战,而在广西境内则将被迫和我们作战"的毛泽东,多少有些难堪。如果这次再让白崇禧从湘中溜了,他可是没法向毛泽东交代了。

林彪忐忑不安地等到7日凌晨2时,毛泽东终于表态了,回电:"(一)同意五日十二时电五个军靠拢作战的部署。(二)白崇禧指挥机动,其军队很有战斗力,我各级干部切不可轻敌,作战方法以各个歼灭为适宜。"

林彪这才回到住处,踏踏实实地睡了几个小时。可天亮时一份情报又让他心揪了起来:白崇禧于6日午夜,令所部全线向广西方向撤退。

他盯着地图许久都没出声。一旁的参谋长肖克、参谋处长阎仲川等,谁都猜不出他在想什么。但这份电报至少证明了毛泽东的神机妙算,白崇禧果然没打算在湖南与我军决战。

现在林彪亡羊补牢,所能做的就是命令第12兵团迅速发起追击,同时令第135师坚决阻敌南逃。

一旁的作战参谋高继尧心想,这种情况下仅一个师兵力阻敌,只能是挡住多少算多少了。

可是林彪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,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获胜时机。白崇禧集团全线撤退广西,固然使他失去与之湖南决战的机会,但楔入敌后的第135师,又给他带来新的希望。

自10月7日凌晨起,他日夜守候在作战室里,注视着第135师的每个动作。该师敌后连续作战,尤其是第403团在极其艰苦的环境里,先后穿插袭击敌2个主力师,已经打乱了敌人部署,迟滞了敌人行动。林彪盘算着,只要第135师能继续发扬连续作战精神,黏住敌第7军,四野就有可能将这支桂军主力全歼。

这时,远处传来的江汉关大钟悠长的鸣响声中,两眼熬得红肿的林彪,抖擞起浑身的精气神儿,继续运筹衡宝战事

四野的作战参谋们都说,7日可能是林彪口述命令最多的一天——

令敌后之第135师坚决截击南撤之敌,配合主力聚歼;

令西路第38、第39军迅速占领武冈一线,堵歼撤向该线的敌第71、第14军;

令第41军兵分4路猛追敌第71军;

令第45军主力兵分3路猛追敌第7、第48军;

令第40军兵分3路向洪桥、白地市方向追击;

令第49军之146师由第41军与第45两军之间前进;

令第45军之145师向水东江以西追击;

令第46军主力渡湘江直插衡阳、耒阳之间;

令第18军加速向永州方向发展;

令第5兵团第16、第17军快速向渣江集结,准备向中间地区推进。

为求大量地歼灭敌人,四野司令部令各部队消除顾虑,勇猛穿插,并按林彪在辽沈战役中总结出来的经验规定:具体打法上,无论哪个部队遇到敌人一个团或一个师,首先将其退路切断,围而不攻,等待主力到达后再聚而歼之;凡是未能抓住敌人的部队,即向被我包围之敌前进,协同歼敌或继续追击;在既未抓住敌人又无命令的情况下,只要听到枪声即向响枪的方向前进。

战斗指挥上,达成围歼时,后期到达的部队听从先期到达部队的指挥;先围住敌人的团长可以向随后赶到的师长下达攻击命令;师长可以给随后赶到的军长布置任务。

野司一声令下,宝庆以北的12个师,呼呼啦啦地向南围了上去。

因位于大山之中,加上天气阴晦,无线电受干扰,第7军4个师与华中公署长官部失去联系,还不知道白崇禧已下达全面撤退令。

第135师分两路穿插后,丁盛也不知道第403团位置。

第403团前卫营走散后,刘江亭也不知道团主力打到哪儿了。

天色微明时,刘江亭率前卫营突围出来,进至大云山东部以北山中,意外地又与南进的敌第176师撞上。晨曦中,前卫营立即抢占有利地形,全力阻击。敌第176师被死死咬住,打到午后才摆脱纠缠,赶紧向第171师靠拢。

这个营虽然没有成建制地消灭敌人,但有效地迟滞了敌第176师半天时间,致使凌云上和第171师在荒山野地里,等到7日晚两个师才会齐。其战役意义,远大于实际战果。

第135师这东一股西一股的穿插攻击、据险阻击,把敌第7军打蒙了,闹不清解放军究竟过来多少部队。

同样,第135师也不清楚自己在跟谁打,都有哪些敌人。

7日上午第135师各部正激战中,野司来电通报敌情:你部周围现在有敌人4个师:第171师、第172师、第176师、第138师。同时,敌人从广东的乐昌方向又调来一个独立师,挡在你们前面。

丁盛倒抽一口冷气:4个师均系桂军精锐,一等主力。他知道,最严峻的时刻来临了,一刻也不敢耽搁,当即调整部署,准备继续向南,朝洪桥方向突进

这时,野司又发来电报。鉴于第135师深陷敌阵,处境艰难,无法再南进洪桥,野司决定取消其穿插任务,命令他们自主向西选择阵地,根据实际情况占领有利地形,设法拖住敌人,准备抗击绝对优势的敌人,为我各路主力合击围歼赢得时间。

第135师前身是冀察热辽军区的地方部队,1947年8月1日在赤峰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8纵队第24师,丁盛任师长、韦祖珍任政委。在第45军3个师中,第135师是最年轻的。但它毕竟是经过辽沈、平津两大战役摔打出来的部队,很有作战经验。

接到电令后,丁盛立即选定作战方向。午后,他率部边打边撤离石株桥,由同乐村北边进入一条狭长的山沟,经界岭冲、观音亭的险峻山道,穿越这片横亘在石株桥以南的高山峻岭。

这是石株桥至黄土铺的唯一捷径,不到30华里。

当天夜里,桂军也选择了这条路——

晚12时,第7军军长李本一在电话里指示凌云上:从石株桥到黄土铺,最近的只有一条山间小道。如果4个师全从那里走,必然人马拥挤,行进迟缓。所以他决定明天早上,他率军部和第172师、第138师由这条小路行进,晚上在黄土铺及其以西附近宿营;凌云上率第171、第176师走石株桥西南的一条小道,穿过山区,进出湘桂路上的白地市后,再取道文明铺转进武冈。

或许李本一压根没有意识到局势的严峻,所以他不慌不忙,决定第二天再走;而且,第二天的行程也不到30华里。

人们已经无从细究这位军长当时作何考虑,但可以肯定地说:就是这个决定,将桂军王牌部队带进了覆灭的深渊

8日一早,李本一所部以第138师为先头,军部居中,第172师断尾,依次从石株桥南行,进入这片高山深谷,穿越观音山山沟。半下午时,第138师一身雨水两腿泥地钻出这片大山,沿着沟口炉门前村的那条傍河小道,一溜下坡地往南去。

南边是一片中等起伏的丘陵,走上五六里地就是小镇黄土铺。

估摸是音误,几乎所有战史、回忆录,都将这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炉门前,称为鹿门前。

此时,第135师已进至官家嘴一带。中午,丁盛接到野司敌情通报:敌人正向炉门前、黄土铺方向撤退。

官家嘴距离炉门前、黄土铺,直线距离都是5公里左右。

丁盛立即部署第404团占领炉门前村旁的西山,第405团到黄土铺一带建立第二道阻击阵地。

下午三四点钟,第405团团长韦统泰带着几位营长正在泉陂町一带看地形。他手里的望远镜一转,忽然看见敌大队人马钻出炉门前沟口,先头部队已到了黄土铺南边的双合村了。10多里长的山道上,全是扛着美式枪械,穿着大裤衩,打着绑腿行进的广西兵。

而这时第404团正在抢占炉门前村旁的西山。

情况紧急,韦统泰来不及请示,下令全团立即轻装,跑步攻击。全团连个预备队都没留,9个连依托丘陵一线展开。全团的司号员一起吹响冲锋号